联盟资讯
“仓”桑巨变,何去何从?
2019-10-18 14:58  点击:136
第一:取势
 
我们走过的这10年(2009年~2019年),物流行业很热闹,从小票整合到大票整合,从小票领域出现上市企业到大票领域出现整合平台,各类资金与人才不断往里涌入,从根本上来看,有几个原因:一个是行业规模巨大(5万亿级市场)但集中度差(越是到大票领域几乎无头部企业),一个是互联网技术几乎重构了其他大部分生产制造与服务行业,但唯独这个行业目前绝大部分从业者仍然延续着较为传统的服务模式;也就是说,这个行业存在巨大的变革与投资机会。
 
与此同时,同行之间在场景提供上由于规模问题都拿不出更多的闲余资金与时间或者人才做点新东西,于是,在服务创新上也难跳出现有的价差与账期的轮回。
 
这种现状导致了一个十分奇特的行业现象,那就是:作为整个行业大家都在忙于研究竞争对手,而集体忽略了客户需求;或者说,集体在研究供给问题,但几乎没有人研究需求问题。
 
这种情况下,想创建一个巨大的盘子来支撑这个行业的发展,其切入点有几种可能:
 
1、通过提供全国运力平台来切入;
2、.通过提供全国仓配服务来切入;
3、通过提供全国信息化服务来切入;
4、通过提供金融服务来切入;
通过提供……
 
事实上,这几年关于这个领域的商业模式探索玩家已经很多了,大家一致会发现,提供单一要素的服务要想重构这个领域非常的难,那些想靠单一运力、单一仓储、单一信息化、或者单一金融来挣到大钱的,要么做不大、要么风险太大、要么模式从根本上就不被认可而戛然而止的,比比皆是。
 
于是,我们需要一场思维变革,我们需要回到需求方去看问题。站在需求方的核心企业来看解决方案,他们需要解决三大核心问题:上游采购、中间生产、下游分销。在所有环节中,从物流角度来看,前端重在物料配给(影响生产效率与成本),后端重在干仓配的协同(影响销售效率与成本),而干仓配的协同中,仓储是核心。于是,从需求方思考这个问题时,我们需要得出一个答案:仓储服务在不同供应链中应当如何配置?
 微信图片_20191018121210
可以按此进一步判断:未来,谁想成为大票领域的头部企业,不研究仓储,不将仓储这个分销领域的核心节点做成网络型服务,做成匹配产业互联网配套服务,这个头部至少是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行业壁垒的,那只能是数据上的规模,而非行业能力上的规模。
 
于是,我们通过需求侧的判断标准来一步步得出我们要打造一个什么样的仓储物流服务?这个问题得从一个更大的问题开始理解:
 
1、人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分销供应链?/
2、人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分销供应链里的仓干配?
3、人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分销供应链里的仓干配的仓储服务?
 
这个问题我们先不回答,先理解一个参照系:仓储这个领域服务,会如何变化?
 
第二:明道
 
过去这几年,客户需要仓储服务这个事儿,大致分为两个大的阶段:
 QQ截图20191018155249
互联网开始影响大家的生活与经济时,又分为两个阶段:
 
一、 前一个周期是消费互联网(约2008~2018),这个阶段互联网的核心价值是共享、消除信息不对称,影响着人们的衣食住行;其中,对“仓”的需求是无限接近消费者,于是,这几年,对仓的大范围高频率改造是“前置仓”,那些原来临时存储货的、小的厂房改造的、农民房被改造的都成了解决消费供应链的最前端存储“前置仓”;可以粗浅的理解为这个周期大量仓储设施改造是为了应对C端的需求;
 
二、 第二个周期是产业互联网(约2017年~2027年),这个阶段互联网的核心价值是连接、消除信息孤岛,影响着采购、生产、销售上下游的供应关系以及供应形式;其中,对“仓”的需求是无限接近供应链成本与效率优化,未来几年,对于仓的大范围需求,将从原来单一静态仓到网络连接仓过度;可以粗浅的理解为这个周期大量仓储设施改造是为了应对B端的需求;
 
我们可以简要的理解为,仓储的发展会经历三个阶段,我们目前大量的仓储服务是为支撑第二个阶段,我们将迎来第三个阶段的发展机会。
 微信图片_20191018121304
这个时期,当我们开始理解“人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分销供应链里的仓干配的仓储服务?”时,我们所指的更多开始侧重于“我们是否在搭建一张服务于产业互联网的仓”。
 
目前中国可用于服务供应链需求的仓共计有10.38亿立方(其中标准仓(含高标)只有12%,绝大部分仓还没有标准化改造),其中被消费互联网拿走了近30%,还有70%的仓目前分布十分离散,而我们国家供应链整体浪费接近25%(万亿级的物流浪费),绝大部分原因是由于物流节点之间不对流、路由不优化、数据不在线;这个巨大的市场需要一张O2O的行业解决方案,那就是“线下干仓配一体化加上线上数据一体化”,而能串成这张网的,如何布局仓储节点是核心问题。
 
第三:优术
 
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解决的问题有本质差异:(1)后者解决的更多是消费体验,顾客消费体验好了带了大量的线上订单,于是,线下的服务才要跟得上,这对物流是倒逼的;(2)前者解决的更多是生产端、供给端的优化,是成本优化、效率提升、响应及时、信息透明、过程监督……

整个行业需要搭建一张服务于B端的产业互联网的“网络仓”来支撑这个优化,而建设一张全网“线下干仓配一体化加上线上数据一体化”服务节点,要实施这样子的工程,需要分为三步:
 
一、物理层的仓配网;
全国必须要建立一张仓储节点网络;这个网络上游链接干线运输,下游链接配送服务;这套服务需要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中近2/3的城市提供服务(余下的1/3城市经过周密计划发现订单密度大概率无法支撑匹配的服务成本);也就是说,需要至少在200个城市节点提供完备的干仓配服务。
 
而干仓配的服务节点中,运力端是可以通过整合形成,因为不需要管理太多细节,而仓配服务需要花很多管理去解决运营细节,必须通过自组织来完成落地;
 
二、数字化的控制塔;
我们需要依托这张全国仓配网的物理层建立一套通过覆盖订单全生命周期的一体化运营操作方案,需要确保从订单开始,到入厂物流,到仓内操作、到出仓运输、配送全链条数字在线化,才能确保各个环节的标准在最优化的的指令中得到执行;而数字质量又进一步导向我们的各环节的供应问题分析质量与改善措施。
 
三、模块化的方案池;
各个提供供应链解决方案的公司,尤其是传统的合同物流,最大的困惑就是专业人才的培养,上游客户过于个性化的需求导致各合同物流企业无法培养自己的专业人才阶段,而提供的服务自然也就无法专业化。有了物理层的仓干配这个底盘,上层的数据沉淀才能长得住,依托在数据池上面形成的各个领域的结构化数据将逐步呈现出各个领域的最佳实践,而最佳实践里隐藏着各个操作环节的最佳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可以模块化输出,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且方案十分接地气。
 
综上,物流这个行业,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中处于支撑位置,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在大票领域仍然没有出现头部企业,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但是,这几年以来,想去迎合这个机会的玩家往往将目光投放在本行业的竞争对手而非需求方,导致大家出手的药方往往想采取单一要素去解决一个大行业的问题,我们需要将目光放在需求侧,通过顺应技术发展的趋势,抓住目前产业互联网将重构生产制造领域这个趋势去重构我们物流服务,而这个核心点就在于全国仓储节点为核心的干仓配网络的打造;未来几年,此处应是兵家必争之地。
 


(如有版权问题,请通知修改!)